WWW.QQQ34.COM

10.0

主演:任达华 本·迪斯金 林俊贤 钟艺 金小燕 

导演:未知

WWW.QQQ34.COM剧情介绍

回归到无聊校园生活的真正,无论你面对着最亲的人,贝姬亦同考利家的继承人罗顿(杰姆斯·鲍弗 James Purefoy 饰)秘密踏入了婚姻的殿堂。江山寥落——走向覆灭的南宋王朝 三十五、民族政权并立的年 详情

一起来看流星雨第二部大结局剧情介绍

云海找回了记忆,找回了雨荨这个只专属于他的爱,可是母亲的反对还是存在,不过这次,雨荨不再屈服,1年后两人完婚,婚后的两人将如何让公司成为亚洲企业的龙头?又是如何让沈含枫接受雨荨,并对她疼爱有加呢? 云朵和叶烁率先完婚,沈含枫对于也说这个女婿虽说不是很满意,但却也随了云朵的意愿。而婚姻危机产生了,比叶烁大的云朵不满叶烁整天专注于他的网站,与回国后的林晓黎谈心,却被叶烁看到,叶烁大打出手,不小心伤了云朵,到医院才知道云朵怀孕,可是孩子没了,夫妻两痛哭,这也让叶烁今后对云朵有了多万倍的爱。而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会什么时候来到这个世界呢? 上官接手了父亲的公司,可是有一次公司旗下的一个旅游景点发生意外,死者与伤者的家属找上官讨回公道,面临崩溃的上官身边的小渔对上官一直不离不弃,守护着他,安慰着他,让上官慢慢振作。解决事情后,上官对小渔不仅仅只是深厚的男女之情,还外加了一份感激与感动,他变得不再花心了,这辈子只于小渔白头到老。上官父母看到小渔对上官的爱,对这个媳妇也很是喜欢。 而当了钢琴家的端木,见不得雨荨和云海如此甜蜜,不管什么演出他都接,不管什么地方他都去,而于馨更是追随端木满世界跑,为端木默默付出了很多,端木渐渐被于馨打动,可端木还是放不下雨荨,他们注定要上演一场扑朔迷离的爱情故事。 雪村舅舅和兰姑走上婚姻的殿堂,总被人当做赌注,赌他们两到底哪个比较爱钱。兰姑为雪村舅舅生了一对龙凤胎,这两个人总为孩子的事吵吵闹闹的,可是越吵感情就越好。 出国去了美国的林晓黎偶遇了安怡,两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他们的爱情成了所有人心里的一个美丽的期待。 还有一堆小人物的浪漫情缘。 整个故事不会有错综复杂的爱情故事,主要讲H4从大男孩渐渐走向男人的故事。毕业后虽都有了自己的事业,家庭,但是却依旧是不少少女粉丝。可是这时的H4个个对自己的老婆都是情有独钟。 最后,8个帅气美丽的少男少女躺在草地上,一场流星雨降临,他们追随着,像是流星带着他们飞,飞往属于他们的爱情天空。 part one :一片散发着泥土芬芳的草地上,雨荨和云海相视而笑,端木转过身向远方走去,空气里只剩下雨荨和云海的呼吸。 “怎么不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雨荨回答道:“我叫楚雨荨。” “楚-雨-荨,好熟悉的名字”云海说道,“可是,对不起,我真的记不起来。” 雨荨从期望到失望,可她还是笑着对云海说:“没关系,慢慢来嘛,我们回去吧。” 两人的背影就这样消失在这片有着他们初次邂逅美丽的草地上。 “小海,你回来了啊。”云朵正向云海这边走来。 一脸迷惑的云海没有听到姐姐在叫他。 云朵走到云海面前,“喂,你干吗,叫你都不应,有没有礼貌啊。” 云海一惊,“啊?姐,怎么了?” 云朵轻叹一口气,“我没事,是你有事啊,一回来就心神不宁的,出什么事了?” “姐,我是不是和一个叫楚雨荨的人有过很多的过去?”云海问道。 云朵笑了,“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了?” “只是一些模模糊糊的片段,可是每个片段都有楚雨荨,见到她,就像找到了一直牵绊着我的东西,本来空白的心,瞬间被什么填满了一样,姐,楚雨荨,她到底是谁?” 云朵将手搭在云海的肩膀上,语重心长的说:“小海,有些事如果我们告诉你,对于你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好好体会吧弟弟。”说完,云朵给了云海一个微笑,便走了。 “喂,姐,你不能这样对你弟弟。”云海看似有些失望。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慕容一家正在吃着早餐,中石也一如既往的看着报纸。 沈含枫气呼呼的走过来,对着云朵狠狠地看了一眼,云朵注意到沈含枫的眼神,也只好伸伸舌头,立即逃避这种能杀死人的目光。 “妈。”云海笑着叫母亲。 可沈含枫却不领情,“不要叫我,你自己说,为什么不上飞机。” “妈,是Vincy没让小海......”云朵急着帮小海解释。 “我问的是小海,”沈含枫打断云朵的话,“这件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妈,是Vincy撕掉了我的飞机票,把护照还我了。” “什么?Vincy撕了飞机票?不要找个这么荒唐的理由来敷衍我。”很显然,沈含枫一点也不相信孩子们的话。 “真的,妈,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可这就是事实。” “你......” “好了含枫,你要是不相信,打个电话问问安怡吧。”沉默很久的中石说道。 沈含枫拨通了Vincy的手机,“喂,Vincy......” 一段时间后,沈含枫叹了一口气,“这个孩子。” “妈,Vincy怎么说?”云海问。 沈含枫坐了下来,“没什么,吃早饭。” 几分钟后,云海突然问道:“对了,姐,楚雨荨的事你还没跟我讲呢。” 沈含枫一听到楚雨荨的事,马上问云海:“小海,你刚刚说什么?你都知道些什么了?楚雨荨都跟你说什么了?” 云海有些奇怪:“妈,你干吗那么激动?我应该知道些什么吗?楚雨荨应该跟我说些什么吗?” “啊,没有,她是我们公司的员工,这孩子心眼特别多,我怕她跟你乱说,你以后不要去见她。”极力想掩饰的沈含枫仍然没有忘记数落雨荨一番。 “妈,你怎么能这么讲雨荨呢。”云朵说。 “好了,吃饭不要讨论这些。”中石这么说,其实是不想让含枫在云海的面前说雨荨的不是。 雨荨在奶茶店里忙着,小渔气冲冲的跑来。 “小渔,你怎么来了?” “雨荨,我快气死了,你说上官是不是有病啊?” “啊?上官生病了?严不严重啊?” 小渔想说什么,却又把话咽了下去。 雨荨笑了笑,“怎么了啊,他惹你生气啦?” “惹我生气,他没那个资格,那么多女朋友,要惹哪个惹哪个去。” 雨荨递给小渔一杯奶茶。 “怎么,上官的心又开始花了?” “雨荨,你说我答应和他在一起是不是错了,我现在真的后悔了。一有女生像只小猫咪一样用爪子抓抓他,他的心就痒了。” 雨荨也坐了下来,“小渔,那你也变成一只小猫咪,时不时挠挠上官的心啊。”雨荨将手伸向小渔开着玩笑。 “谁要当猫啊,才不便宜他呢。” “猫?”雨荨想到些什么,“猫?猫?猫!对啊,猫啊。” 小渔一脸迷惑,“雨荨你怎么了?” “你记不记得我和云海收养了一只猫。” “记得啊,你们后来去看望小猫,还被困在......”小渔突然明白了雨荨的意思。 于是两人相视而笑。 “云海!云海!”上官、叶烁和端木来到云海家中。 云海走了过来,“你们怎么来了,找我有事吗?” “哇!云海你神了,你怎么知道我们找你有事啊。”上官说道。 叶烁推了推上官:“一边去。” 云海给了他们一个笑容。 “云海,你记不记得你和雨荨收养了一只猫?”端木对云海说。 云海脑海依稀闪过一些画面,“好像有这么回事。” 叶烁抓起云海的手臂,“那就好了,你跟我们来。” 这四个大男孩从云海家里跑出来,接下来等待云海的,又会是怎样的“旧景重现”呢? 四人来到码头,雨荨和小渔站在码头上,丝般柔滑的发丝被微风吹起。看见云海的雨荨,有些慌。 “雨荨,云海来了,接下来看你的了。”叶烁说着。 端木的目光注视着雨荨,有些深情,有些惋惜。可是她从雨荨眼里,只看到了云海。 “你们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云海问道。 “找记忆。”雨荨说。 雨荨拉起云海的手朝那个美丽的岛屿走去。两人的背影,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四人不禁感慨。上官习惯的将小渔揽在怀里,可是小渔却一把推开他。 “走开!”小渔用有些带着醋味的语气说道。 上官连忙说:“小渔,你怎么还生气啊。” “我没生气。”明明就生气的小渔说这话时却显得更加可爱,“要抱抱你的香香去。” 叶烁诧异,用调侃的语气说道:“上官,你什么时候又多了个香香啊?我们见过没啊?是不是和你上次看电影的那个?” 小渔一听,气得不得了,大叫一声:“上官!”说完便转身离去。 上官推了叶烁一把,便追向小渔,“小渔,别听叶烁乱说,那是因为我太帅了,她们倒贴过来的,你不能怪我啊。小渔,我只爱你一个人,真的,我发誓。” “发誓没用,你个自恋狂。”小渔走得更快。 “怎么跟云海一个德行。”叶烁说,“回去吧。” 端木也只是无奈的笑笑,不免又向云海和雨荨的方向眺望。 part two: “Hi,你们好久没来看点点了。”一个长相清秀的女生抱着一只灰色的小猫向云海他们走了过来。 看着眼前这幅画面,云海的脑海闪过一幅一幅曾经的画面,但他一努力去想,头就很痛,不小心没站稳,雨荨见状赶紧去扶。 “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嗯?”雨荨关切的眼神与云海的目光相撞,云海突然觉得这一切好熟悉,两人就在风中对视着,云海想从雨荨的眼神中探测出什么,而雨荨则想用眼神将一切告诉他。 “喵。”点点的叫声打断了两人。 云海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微笑着朝着点点走去,他从女孩手中接过点点,“小家伙,你叫点点啊。”云海嘟起嘴,逗着点点。 雨荨看着这幅熟悉的画面,眼眶有些湿润了,“点点,有没有忘记我啊?是不是调皮了?”她也整理了自己的心情,朝着点点和云海走去。 微风拂过两个人的脸颊,幸福的微笑。 “云海,我现在才发现,我们的回忆原来慢慢的已累积了这么多,我好后悔没有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现在,就让我这么静静的看着你,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感觉,云海,你快点记起我来吧,只要你记起我,我一定会好好珍藏我们的回忆。”看着云海的雨荨心里想着。 夕阳西下,华丽的霞光将两人的背影映衬得如此浪漫。 “点点是我们收养的吗?”云海突然问道。 “嗯。” “我说呢,看见点点有种亲切的感觉。”云海笑笑。 两人不语,接着向前走。 “船长,我求您了。”上官向最后一班渡轮的船长撒娇的说道。 “年轻人,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只是你这个请求太无理了吧,要是有人困在岛上怎么办啊,这个担子我可担当不起啊。”船长显得有些为难。 这时叶烁说道:“船长,你爱过吗?” 眼前这位50来岁的船长一惊,“对不起,我有老婆了。” 众人无语。 “你想什么呢,谁会对你这个老...”上官突然不还意思说下去,“婆的老公有兴趣呢?对吧。” 叶烁推了下上官,“什么乱七八糟的。”然后又对船长说:“船长,我们这么做是想帮一个朋友恢复记忆,他出了车祸,失去了记忆,忘记了他最爱的人,今天我们是想旧景重现,当时他们没有赶上最后一班渡轮而在岛上过了一夜,我们只是想让他们再度过岛上一夜,船长,我相信如果是你,也会为了爱这么做的。” “哎,这个故事是很感人,可是我如果帮了你们,可能会被炒鱿鱼啊。” “没关系,你买来鱿鱼,我帮你煮了它,绝对不炒。”上官玩笑道。 端木站了许久,也说话了:“好了上官,不要开玩笑了。” “就是,都什么时候了。”小渔撞了撞上官。 “那好,我问你几个问题,答对了就算了,如果错一个,你就马上走。”上官说道。 船长想了想,说:“好吧。” “一块三分熟的羊肉和一块五分熟的牛肉,放在锅里一起煎,为什么他们不聊天呢?” “因为它们不熟。” “有只鲨鱼,吃了50斤绿豆,他会变成什么?” “绿豆沙!” “哇!食人族的组长突然想吃斋菜,给他吃什么?” “植物人!” “你呢去野外露营,半夜醒来,见到满天星光,北斗星在你的头顶,你当时会想到什么呀?” “当然是帐篷被人偷走啦。” 上官倒退两步,“哇,好厉害。” “年轻人,我刚刚和我老婆看了《大内密探零零狗》!” “哎,我以为我是万能的。” 叶烁朝上官笑笑,“什么万能啊,我看你顶多是个悟能。” 众人都笑了。 说罢,叶烁又说:“船长,我最后再问你几个吧。” “哈哈,还来?好吧。” “比1大的数字有没有?” “有。” “比10大的数字有没有?” “有。” “比1000大的数字有没有?” “有。” “比10000大的数字有没有?” “有。” “比100000大的数字有没有?” “有。” “比你还傻的傻瓜有没有?” “没有!” 全场立即石化。 “那是答对了,还是答错了?”上官急忙问道。 船长摇摇头,“哎,老了,斗不过你们这帮孩子了,走吧。” 众人开心的笑了,“谢谢船长。” 上官感慨道:“我现在才觉得楚雨荨有多聪明。” 叶烁笑了笑。 端木说道:“她一直很聪明。” “恩,是啊,她那么聪明,一定能想办法让云海恢复记忆的。”小渔说。 众人望着夕阳下的海,那么柔,那么深不可测。 part three:“什么?走了?”云海说道。 “是的,刚走不久。”工作人员告诉云海说。 云海望着远去的轮渡,“怎么办,我们难道被困在岛上了吗?” 雨荨寻思着,一定是叶烁他们帮的忙。 “看来,我们只有在岛上过一夜了,我们去酒店开房吧。”云海对雨荨说。 “开房?谁要跟你开房啊?” “你放心,一人一间。” “一人一间也不要。” “难道你要两人一间?”云海突然定住,心想:天哪,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我并不想说的,为什么当我面对她的时候,心里的话都会想说出来呢? “云海。云海。”雨荨在云海眼前晃了晃手,“想什么呢你。” 云海回过神来,“没什么。” 两人来到那个浪漫的海边,温柔的月光洒满了整个海岸,海的声音如此让人陶醉。 雨荨看着云海的样子,她笑了,笑得好美,好陶醉。 云海意识到了,“你是在看我吗?” 雨荨不好意思的将脸转过去,“哪有,你少自恋了,我...阿嚏!”雨荨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云海立即走了过来,“怎么了,感冒了吗?”说完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雨荨身上,“走吧,我们找个酒店,这样不行,你会生病的。”云海拉起雨荨。 可没想到雨荨说什么也不肯,“我不要去。” “不行,你是女孩子你不能生病。” “我不要,云海。”雨荨哭了,“云海,这里有我们的记忆,你让我帮你找回来吧云海,我求求你了,我们把它找回来吧。” 云海不动了,温柔的说:“雨荨,记忆我们可以慢慢找,可是你不能生病,听话。” 两人拉扯着,一个不小心,云海摔倒在地,头部撞到岩石,一下子又昏了过去。 雨荨惊得不知所措,立刻跪地抱住云海,“云海,云海,你不要吓我,我不能再失去你了,”雨荨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流,“云海,你记不记得我们发过誓的,我们要一辈子记住我们的诺言,你想反悔吗?你是慕容云海耶,说过的话怎么可以反悔呢。你快点醒啊,你再不醒,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云海我在叫你,你听见了没有啊,云海,云海,云海。我真的,真的很爱你,我不想失去你。” “干吗啊,你吵得我头好痛。”云海有气无力的说着。 雨荨看着怀里的云海,破涕为笑。 她轻轻抚摸着云海的脸,“你要是累了,就睡吧。” 云海就这样依偎在雨荨怀里。 雨荨看着这个熟睡在自己怀里的男人,不禁感慨万千:云海,你知道吗,当我以为你要再一次离开我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恐惧,那是从来就没有过的感觉,我一直都相信,这就是爱。 海上的夜空,被几颗流星划破天际,雨荨看着它们,“流星,如果向你许愿真的能成功的话,我希望云海能够快点想起来......” part four: 含枫,你不要走来走去的。”深夜,躺在床上的中石对着沈含枫说道。 “你说都这么晚了,小海会去哪里,是不是又跟他的那几个损友在一起啊?” 中石将杂志放在床头柜,笑着说:“小海又不是小孩子了,他有分寸的,很晚了,快睡觉吧。” 沈含枫叹了一口气,便也上床睡了。 一大早,就又看着沈含枫走来走去的,焦急,气氛全写在她的脸上。 这时云朵走来,“妈,怎么了?” 沈含枫对云朵说:“小海昨天一夜都没有回来,我担心他是不是出事了。” 云朵诧异:“一夜没回来?我打电话问问。” 于是云朵拿起手机拨了叶烁的电话,“喂,叶烁,你知不知道小海去哪了?恩,好,我知道了。恩。” 云朵突然抬起头看看沈含枫,然后侧着脸继续说道:“好,那你等我。” “妈,你别担心,小海和叶烁、上官他们在一起呢。” 沈含枫看出了些端倪,问云朵说:“恩。朵儿,怎么你跟叶烁打电话好像很甜蜜啊。” “什么啊,妈。” “不用瞒我,你是不是跟叶烁在一起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我生的。” 云朵也只好点点头。 沈含枫一直对叶烁攻击慕容家公司网站的事耿耿于怀,“哼,我就知道,朵儿,你不是不喜欢比你小的男孩子吗?” “妈,叶烁他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乳臭未干的小子还真是有本事来追求你,朵儿,这样你今后会很累的,你们俩不适合。” 云朵有些急,“妈,你不要觉得所有人都是坏人好不好,小海爱上雨荨你不让,我爱上晓黎你不让,现在我和叶烁在一起,你又反对,妈,我们不是孩子了,这些事我们自己会处理。” “你......” “妈,我走了,叶烁还在等我。”说完,云朵就走出家门。 啪!沈含枫气得往桌子上狠狠一拍。 “朵儿。”叶烁灿烂的微笑在阳光下显得更加帅气。 云朵笑着朝叶烁走去。 叶烁牵起云朵的手,两人甜蜜而又幸福得走着。 “你看。”叶烁指着前方草地上,只见一个用玫瑰花做成的巨大的爱心里面,有着一个“朵”字。 云朵睁大了眼睛,可有撅起嘴,“这招你用过了。” 叶烁双手抓起云朵的手,深情的说:“那次你拒绝我了,所以不算,现在,我要你真真正正的住在我的心里。” 云朵一脸的幸福,亲了一下叶烁的脸颊。 叶烁更是幸福的笑着,“我买了1000朵玫瑰才做成的,就这么一下是不是太少了?” “1000朵?” “恩,不信你数数。” “你想数死我啊,不过我才不信你呢。”云朵还是一朵一朵的数着。 “1,2,3,4,5......998,999。叶烁你真的骗我啊,怎么只有999朵。”云朵生气的说。 叶烁慢慢的将云朵揽在怀里,嘴巴凑近云朵耳朵,用他不曾有的温柔说:“因为,你就是我的第10000朵玫瑰啊。” 云朵笑了,笑得如此美丽,“烁,我曾经以为我不可能爱上比我小的男孩子,可是我现在却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两人相互依偎着,闭上眼,感受对方的体温。 part four:云海回到家,刚要上班的沈含枫停住了脚步,质问他:“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是我家啊。”云还有些俏皮的说道,“对了,妈,我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我想回学校上学。” “你要回艾利斯顿?” “恩,你不是想我接受公司吗?我得去学习才能接手,你和爸也该退休好好休息了。” 沈含枫摸摸云海的头,感觉好像儿子真的长大了,“好,你想回去就回去吧。” “谢谢妈。”云海依旧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云海,云海回来了,娜娜,我头发乱不乱?还有,还有衣服。”赵美然摆弄着头发,整理这衣服。 “我,我,我呢,怎么样,哎呀,早知道就不吃那么多零食了,都胖了,都怪楚雨荨。”金娜娜也在整理着自己。 一旁的徐丽丽只有无奈的摇摇头,“又开始了。” “啊~啊~云海,云海,偶像!偶像!啊~不行,我站不稳了,扶我,扶我。啊~”一帮学院的花痴女生又在尖叫了。 云海一脸的迷惑,问旁边的谢甲龙:“我,以前有这么受欢迎吗?” “小海,你要知道,你人长的帅,又有钱,受欢迎是很正常的,我对你的赞美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哎,小海,我还没说完呢,怎么走了呢。” 雨荨站起抬头,看到站在教室门口的云海,手中的书掉落在地,“云,云海。”眼泪又不听使唤的落下。 云海对雨荨笑笑,进入教室尖叫声又四起,他坐在雨荨的边上,“楚雨荨,你好。” “你,你怎么知道你原来坐这个位置?” “啊?我,我不知道啊,我只认识你啊,所以就坐你旁边了嘛。”云海不知为什么有些心虚。 “云海同学,你怎么又坐回来了?”一位当时被云海被迫换位置的男生说道。 “同学,你们还是换回来吧,让云海就坐这里,这里本来就是属于他的。”雨荨说。 云海轻轻一笑。 在那个云海还有3个好友经常去的树下,久违了的画面又重现,端木还是拿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 “云海,你怎么突然回来上学了。”叶烁说。 “他啊,准是想念那些迷恋他的花痴美眉了,是吧云海。”上官笑道。 “去你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云海说。 众人有些诧异,“云海,你怎么知道上官很花心?”端木发话了。 “啊?我姐说的,难道不是?” “是,当然是。上官不花心,母猪也会爬树了。”叶烁嘲笑上官说。 上官眯着眼,“有你这么损兄弟的吗?” 四人嘻嘻哈哈的笑着,像是回到了从前。 part five:“小渔,亲爱的小渔你在哪里?”上官到了小渔工作的地方喊道。 “喊什么,我在这,找我什么事。” “小渔你跟我来。”上官拉起小渔的手就往门口走。 “我在上班呢。”小渔想挣脱上官的手。 “上什么班啊,我不就是你最大的财富吗?” 小渔一笑,就任由上官拉着她满街跑。 “酒店?你带我来酒店要做什么啊?”小渔有些害怕。 上官使出一个坏坏的笑。 滴。房门被打开,小渔小心的走进去。 整间房间洒满玫瑰花,墙上还写着:上官瑞谦爱小渔一辈子!小渔往房间里面走去,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心形蛋糕,小渔坐了下来。 上官也坐在小渔旁边,“蛋糕是我亲手做的,尝尝看啊。”上官顺便拿起叉子给小渔。 不知是蛋糕甜,还是小渔心甜,脸上始终洋溢着甜蜜的微笑。 突然,小渔的叉子触碰到一个硬物,她拿来餐巾纸擦去硬物上的蛋糕,“戒指?”小渔喊道,“上官,这是怎么回事呀?” 上官装傻说:“哇,小渔,不得了了,你运气真好哎。” “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小雨害羞的说。 上官抓住小渔的双手,含情脉脉的说:“小渔,从来没有一个女孩让我花这么多心思,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更是唯一一个,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被你深深吸引,从此就掉入你设的爱情圈套里,再也出不来了,我也不想出来,小渔,相信我,我会爱你到永远,我们不用山盟海誓,我只有一颗真心,现在我把它交给你,小渔,嫁给我号吗?” 小渔真的好想答应,可是却说:“你不是说,如果我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更不要嫁给你吗?” 上官拍了一下头:“哎呀,小渔,你就当我没说过啊。”



描写夕阳美景的词语、句子(至少3个) 越多越好啊~~~

当太阳失去了中午的威严,慢慢下山后。夜幕降临了,路灯接二连三地亮起来啦。晴朗的夜空,像一条蓝色的地毯铺在上面。

WWW.QQQ34.COM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