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线视频2019

7.0

主演:齐藤壮马 Expósito 钟朋·阿卢迪吉朋 杨梓铎 Dia 

导演:麦贯之 

夜线视频2019剧情介绍

现在退出了,讲述了柔弱纤细的绫濑雪弥被自己的堂哥卖到地下黑市用来还债。心态极端的杜峰决定报复方芳。她手握着丈夫的手,杀死多人,聪明过人,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离开。被停职检查。让他们成为活死人,影片介 详情

含月朦胧鸟朦胧的诗歌

豆叶黄/忆王孙朝代:宋 作者:陈克 体裁:词 秋千人散小庭空。麝冷灯昏愁杀侬。独有闲阶两袖风。月胧胧。一树梨花细雨中。



"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出自谁的笔下

 一、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出处大部分人熟知这句话源自朱自清的一篇散文《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其实原出处应该是下面几首词。这应该是原始出处:《虞美人》黄昏有约君知否,对月频呼酒.纤纤帘卷海棠红,旧梦难寻只影卧花丛.清风作伴香尘路,空把佳期误.青春虽美不多时,多少红颜垂泪病相思.这些是有关的:卧听疏雨梧桐,雨馀淡月朦胧.晏几道《清平乐》何况酒醒梦断,花谢月朦胧 张先《诉衷情》残月朦胧,小宴阑珊 柳永《宣清》暮雨不来春又去,花满地,月朦胧 贺铸《江城子》 二、朱自清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原文这是一张尺多宽的小小的横幅,马孟容君画的。上方的左角,斜着一卷绿色的帘子,稀疏而长;当纸的直处三分之一,横处三分之二。帘子中央,着一黄色的,茶壶嘴似的钩儿枣就是所谓软金钩么?“钩弯”垂着双穗,石青色;丝缕微乱,若小曳于清风中。纸右一圆月,淡淡的青光遍满纸上;月的纯净,柔软与平和,如一张睡美人的脸。从帘的上端向右斜伸而下,是一枝交缠的海棠花。花叶扶疏,上下错落着,共有五丛;或散或密,都铃珑有致。叶嫩绿色,仿佛掐得出水似的;在月光中掩映着,微微有浅深之别。花正盛开,红艳欲流;黄色的雄蕊历历的,闪闪的。衬托在丛绿之间,格外觉着妖娆了。枝欹斜而腾挪,如少女的一只臂膊。枝上歇着一对黑色的八哥,背着月光,向着帘里。一只歇得高些,小小的眼儿半睁半闭的,似乎在入梦之前,还有所留恋似的。那低些的一只别过脸来对着这一只,已缩着颈儿睡了。帘下是空空的,不着一些痕迹。试想在圆月朦胧之夜,海棠是这样的妩媚而嫣润;枝头的好鸟为什么却双栖而各梦呢?在这夜深人静的当儿,那高踞着的一只八哥儿,又为何尽撑着眼皮儿不肯睡去呢?他到底等什么来着?舍不得那淡淡的月儿么?舍不得那疏疏的帘儿么?不,不,不,您得到帘下去找,您得向帘中去找枣您该找着那卷帘人了?他的情韵风怀,原是这样这样的哟!朦胧的岂独月呢;岂独鸟呢?但是,咫尺天涯,教我如何耐得?我拼着千呼万唤;你能够出来么?这页画布局那样经济,设色那样柔活,故精彩足以动人。虽是区区尺幅,而情韵之厚,已足沦肌浃髓而有余。我看了这画,瞿然而惊;留恋之怀,不能自已。故将所感受的印象细细写出,以志这一段因缘。但我于中西的画都是门外汉,所说的话不免为内行所笑。——那也只好由他了。 三、朱自清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赏析全文仅七百字,三大段,可谓惜墨如金,脉络清晰明快,让人有临画亲赏之快感。第一段交待了画幅 大小,作者其人,分别浓墨重彩地描述了画中绿色的帘子,一轮圆月  和月光之纯净与柔软平和,还有错落有致、红艳欲流的海棠,以及两只八哥的动态。细细品赏,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多么生动而细腻的画面,色调五彩缤纷,不但有帘的绿,钩弯双穗的石青色,还有月的朗,花的红,蕊的黄以及鸟的黑,这一切在朦胧的月色中如梦如幻,宁静而又生机勃勃,所有的美都在这夜色中时隐时现,让人浮想联翩而不能自禁。最绝的是对两只八哥的描写,一高一低,背着月光,向着帘里,那高些的小眼儿似乎要闭上了,却又有点儿不舍,那低些的睡着,却别过脸对着另一只,颈还是缩着的。这些点墨成金的字句,让人看到了鸟的动态美、情态美,可谓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过目难忘,也为下文的抒发埋下了艺术的伏笔。第二段完全是作者情感的升华,接二连三的问句,使画的艺术品位有了直接的表露,也是对画家构图主题的挖掘与猜测。圆月朦胧,月光如水,海棠花开着,枝叶扶疏,四周是静而又静的夜色,一对双栖的鸟夫妻却在各做各的梦。这一段的文字,是全文的精华,催生了读者丰富的联想。那只眼儿半睁半闭的八哥,看似即将睡去,却不想入梦,当然是帘儿的阻隔,使它们无法回到帘内的笼里。那末卷帘人为何不把帘儿卷起呢?是夜出未归,还是醉卧未醒?是有意让鸟儿赏月,还是忘之脑后?其实,看到这里,我也颇费思量,最后在朱自清说给马孟容的话中才知道,原来屋里还有“一个玉人”。怪不得文中有了“他的情韵风怀,原是这样的哟!朦胧的  岂 独月呢;岂独鸟呢?但是咫尺天涯,教我如何耐得?我拼着千呼万唤,你能够出来么?”的调侃与戏谑了。第三段,则是朱自清对这幅画赞美之情的再次表达,也是对撰写此文的动因的表白。文中所说的“以志这一段因缘”,源于与孟马容的一段交往。1923年春,朱自清迫于生计,举家来到浙江省第十中学任教。遍找住处却无着落,最后终于在王宅住了下来。(2006年11月下旬,他的这一旧居迁建落成,其儿朱润生一身红装荣耀出席)。马孟容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大师,也是朱自清在温州十中的同事与挚友。在温州任教一年,因时局动荡,朱自清只得离校赴宁波任教。临走前,朱自清请马孟容赠画。几天后,朱来到马家,正见马孟容挥毫作画,马孟容之弟马公愚笑着对朱说,其兄之作正是赠画,朱大喜,携画回家反复端详。又过数日,朱自清带着写好的“月朦胧 鸟朦胧  帘卷海棠红”来到马家,并说出了画中的意韵,马孟君听罢笑而点头。马孟君欣赏了朱自清的文章,不禁为他的文笔深深折服,便免了题诗之请,成了一段“以文换画”的佳话。这篇文章题目的出处,当是马的画题,似是从“暮雨不来春又去,花满地,月朦胧”和“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诗中套用而来,然整个标题打了引号,不免又想起南唐诗人李王景的名作:“豆蔻不消心上恨,丁香空结雨中愁。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紫薇朱槿初残,斜阳却照栏杆。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我想,这幅画作的题目应该是引用此诗的最后一句了吧,若不是---那也只好由他了。

夜线视频2019猜你喜欢